包法利夫人经典台词

2020-03-16 10:11:02

1、我想去巴黎,我想去死。 

2、生活越亲近,心却离得越远。 

3、每一个微笑背后都有一个厌倦的哈欠。 

4、可是你会忘了我的,就像忘却一个影子。 

5、他觉得自己活像一所搬空的房子,好不凄凉。 

6、大艺术家糟蹋起身体来,就好比两头烧的蜡烛。 

7、她爱海只爱海的惊涛骇浪,爱青草仅仅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 

8、她自以为在屋子里可以高枕无忧,殊不知墙壁上已经出现了裂缝。 

9、在经历了悲痛的场面后,人们往往会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感。 

10、他的主顾多得吓人,当局不敢得罪他,舆论包庇他。他到底得到了十字勋章。 

11、她爱大海,只是为了海上的汹涌波涛;她爱草地,只是因为青草点缀了断壁残垣。 

12、他(罗道尔弗)觉得爱玛仿佛退到遥远的过去,好像是他们被他刚才的决心隔得老远。 

13、拥抱不过是一个习惯而已,就像吃了单调的晚餐之后,猜得到的那一道单调的点心一样。 

14、细长的水草成片地倒伏在流水里,随水浮动,好像没人梳理的绿头发,摊开在一片清澈之中。 

15、他反责备自己不该忘了艾玛,仿佛他的思想只属于这个女人,一刻不思量,就等于偷了她的东西一样。 

16、生活凄凉得有如天窗朝北的顶楼,而烦闷却是一只默默无闻的蜘蛛,正在她内心各个黑暗的角落里结网。 

17、大胆的欲望不买怯懦行为的帐,出于一种天真的矫饰,他把不准去看她的禁令看成一种允许他爱她的权利。 

18、她睁大一双绝望的眼睛,观看她生活的寂寞。她像沉了船的水手一样,在雾蒙蒙的天边,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 

19、可是她呀,生活好似天窗朝北的阁楼那样冷,而烦恼就像默不作声的蜘蛛,在暗地拉丝结网,爬过她的心的每个角落。 

20、夏尔谈起话来,像一条人行道一样平淡无奇;他的想法,也和穿着普通衣服的过路人一样,引不起别人的兴趣;笑声,更不会使人浮想联翩。 

21、他表示的感情成了例行公事;他连吻她也有一定的时间。拥抱不过是一个习惯而已,就像吃了单调的晚餐之后,猜得到的那一道单调的点心一样。 

22、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有时候看书,模模糊糊,遇见你也有过的想法,或者人影幢幢,遇见一个来自远方的形象,就好像你最入微细腻的感情陈列出来一样。 

23、爱情对她来说,应该突然而来,光彩夺目,好像从天而降的暴风骤雨,横扫人生,震撼人心,像狂风扫落叶一般,把人的意志连根拔起,把心灵投入万丈深渊。 

24、她的知心话也许想对一个什么人说。可是这种不安的心情,捉摸不定,云一样变幻,风一样旋转,怎么出口呢?她不知道怎么去描述,也没有机会和胆量去说。 

25、结婚以前,自以为就有了爱情,可是,婚后却不见爱情生出的幸福。欢愉、**、陶醉,这些当初在书本中读来的美好字眼,生活中究竟指的是什么呢?她渴望答案。 

26、大会开完,群众散去;现在,演说词读过了,人人回到原来地位,又开始了旧生活:主子谩骂下人,下人鞭打牲畜;得奖的牲畜,犄角上漠不关心地拉着绿冠,又回槽头去了。 

27、怎么!难道你不知道,有的人没有一刻不深陷在苦恼之中?他们一时需要梦想,一时需要行动,一时需要最纯洁的热情,一时需要最疯狂的欢乐,人间就是在熙熙攘攘的社会里过着百般的荒唐、怪诞的生活。 

28、她故意认真地说着这些话,她心里充满了被**的愉快,却又必须防止被他**,连自己也不晓得该不该认真。他(赖昂)的手畏畏缩缩,试着抚摸她;眼里充满怜惜,她望着年轻人,轻轻把他的哆哆嗦嗦的手推开。 

29、啊!真是人生如梦!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追求,一切都是虚假的!每个微笑都掩藏着一个无聊的哈欠;每个欢乐都掩藏着一个诅咒;每种兴趣都掩藏着厌恶;最甜蜜的吻在嘴唇上留下的,只不过是对更强烈的快感无法实现的渴望。 

30、她又看见田庄、泥泞的池塘、穿着工人服的父亲在苹果树下;她也看见自己,像往常一样,在牛奶棚把瓦盆里的乳皮揭掉。她的过去生活,虽然像在眼前一样,但也完全消逝于现在的灯红酒绿之中,她几乎不相信自己这样生活过。 

31、其实她比哪个在幸福窝里的妇女差呢?她在渥比萨尔,也见过几个公爵夫人来的,腰身比她粗苯,举止比她粗俗;她恨上帝不公道,头顶住墙哭;她歆羡动乱的生涯、戴假面具的晚会、闻所未闻的欢娱、一切她应当拥有但没有拥有的疯狂爱情。 

32、在一个解冻的日子,院子里的树皮渗水了;房顶上的雪也融化了。她站在门槛上,把阳伞拿来,并且撑开。阳伞是闪色绸子的,阳光可以通过,闪烁的反光照亮了她面部白净的皮肤。天气乍暖,她在伞下微笑,听得见水珠点点滴滴落在绷紧的波纹绸伞上。 

33、他认为,掩饰贫乏感情的夸张言辞,听的时候应该大打折扣。这就是说,空洞的比喻往往不可能表达心灵里丰富的感情。任何人都不可能把自己的欲望、想法和痛苦不折不扣地表达出来!人类的语言就像一口破锅,我们想敲出悦耳的声音,感动星宿,却只引得狗熊跳舞。 

34、剩下的世间生活她也不知在哪了,就像不存在一样,而且事物越接近日常生活,她也越怕去想。眼边的一切,无论是沉闷的田野,愚蠢的小资产阶级,庸俗的存在,她都觉得是世间的特例,一种她不走运,偶然遇见的特殊情况,然而离开现实,浩渺无边,就是广阔的幸福和热情。 

35、假如夏尔是一个有心的人,假如他会察言观色,假如他的眼睛能够接触到她的思想,哪怕只有一次,那她也会觉得,千言万语就会立刻源源不断地从她心头涌出来,好像用手一摇墙边的果树,熟透的果子就会纷纷落下一样。可是,他们生活上越接近,心理上的距离反倒越来越远了。 

36、她不理解自己这么聪明,怎么又做错了事?再说,她怎么会天差地错,痴心妄想,她的一生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白白牺牲?她想起她爱好奢华的种种本能、她心灵上享受不到的种种东西、猥贱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像受伤的燕子跌进泥淖似的绮梦、一切向往的、一切放弃的、一切可能得到的!为什么她得不到,为什么? 

37、啊!他走了,她的生命的唯一的欢乐、唯一可能实现的幸福!幸福当前,她怎么就不抓住!眼看幸福远扬,为什么就不伸出双手,双膝跪下,一把揪牢?她诅咒自己没有向赖昂表示爱情;她想念他的嘴唇。她恨不得追上他,扑倒在他怀里,对他说:“是我,我是你的!“可是爱玛想到重重的困难,又疑虑了,她一起懊恼之心,欲望因而越发活跃了。 

38、阳光穿过板缝落在石板地上,成了一道一道又细又长的条纹,碰到家具就会折断,又在天花板上摇曳。桌上,几只苍蝇在用过的玻璃杯里往上爬,一掉到杯底剩下的苹果酒里,就嗡嗡乱叫。从烟囱投下来的亮光,照在炉里的烟灰上,看起来毛茸茸的,冷却的灰烬也变成浅蓝色的了。艾玛在窗子和炉灶之间缝东西;她没有披围巾,看得见她裸露的肩膀上冒出的小汗珠。 

39、然而她在灵魂深处一直期待着发生意外。她睁大一双绝望的眼睛,看着她寂寞的生活好像沉了船的水手一样,在雾蒙蒙的天边,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她不知道什么地方有机会,哪有一股风把她送到岸边,是划子还是三层甲板大船,满载忧虑还是幸福。但是每天早晨,她醒过来,盼望马上实现幻想,细听种种响声,一骨碌跳下床,纳闷怎么还不见来,随着西落的夕阳心情沉落,她又向往明天。 

40、旅客在俄罗斯大草原雪地上留下来的火堆,噼里啪啦,也比不上她的回忆中,他的光彩闪亮。她跑过去,蹲在一旁,小心在意,拨弄这要灭的火,前后左右寻找,能弄旺火的东西;于是最远的回忆和最近的会晤、她感觉到的和想象到的、她对欢愉的落空的殷望、她如在风里呜咽的枯枝般的幸福的计划,她的劳而无获的道德、她幻灭的希望、家庭的牺牲:虽然细小,她全捡起来,拾起来,聚在一起,烘暖她的忧郁。 

41、从这时起,对莱昂的回忆仿佛是她忧郁的中心,回忆在忧郁中闪闪发光,好像漂泊的游子在俄罗斯大草原的雪地里留下的一堆火。她赶快向这堆火跑去,蹲在火旁,轻巧地拨动快要熄灭的火堆,到处寻找能够把火烧旺的柴草,于是最遥远的回忆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感觉到的和想象到的,烟消云散了的对肉欲的渴望,像风中枯枝一样摇摇欲坠的如意算盘,没有开花结果的道德观,已经落空了的希望,家庭的鸡毛蒜皮,她都集拢了,捡起来,加到火堆里去,使她的忧郁变得暖和一点。 

42、我信教,信我自己的教,别看他们装腔作势。弄虚作假,我比他们哪一个更相信!正相反,我崇拜上帝!我信奉天主,相信一个造物主,管他是什么,我不在乎。他要我们活在人间,尽我们的公民责任、家长责任。不过,我不需要走进教堂,去吻银盘子,拿我口袋里的钱去养肥一群小丑,他们吃得比我们好!因为人站在树林里,在田间,甚至像古人一样凝望着苍天,一样可以敬重上帝。我的上帝,我所敬重的上帝,是苏格拉底的上帝、富兰克林的上帝、伏尔泰和贝朗的上帝!我拥护《萨伏伊教务协理的信仰宣言》和八九年的不朽原则! 

43、周围习见的一切,落寞沉闷的田野,愚蠢无聊的小布尔乔亚,平庸乏味的生活,在她仿佛只是人世间的一种例外,一种她不幸厕身其间的偶然,而越过这一切,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一望无垠的幸福与**的广阔天地。她顺着自己的心愿,把声色娱乐看成心灵的愉悦,把举止温雅当做感情的细腻。难道爱情,不就像印度的植物一样,也需要适宜的土壤和特定的温度吗?月光下的长吁短叹,难分难舍的拥抱接吻,执手相对滴落的泪珠,那一切浴火中烧的激动,情意缠绵的忧郁,都得跟充满闲情逸致的城堡阳台、挂着丝帘铺着厚厚地毯的内客厅、枝叶繁茂的盆栽、华丽精致的大床方能相配,还不能少了宝石的闪光和号服的绦饰。 

《包法利夫人》简介

小说描写的是一位小资产阶级妇女 因为不满足平庸的生活而逐渐堕落的过程。主人公爱玛为了追求浪漫和优雅的生活而自甘堕落与人通奸,最终因为负债累累无力偿还而身败名裂,服毒**。这里写的是一个无论在生活里还是在文学作品中都很常见的桃色事件,但是作者的笔触感知到的是旁人尚未涉及的敏感区域。爱玛的死不仅仅是她自身的悲剧,更是那个时代的悲剧。作者用很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主人公情感堕落的过程,作者很努力地找寻着造成这种悲剧的社会根源。

查理·包法利是个军医的儿子。他天资不高,但很勤勉、老实,为人懦弱无能。父亲对教育不重视。他在十二岁是由母亲为他争得了上学的权利,后来当了医生。这时他的父母又为他找了个每年有一千二百法郎收入的寡妇——杜比克夫人做妻子,她已四十五岁了,又老又丑,“柴一样干,象春季发芽一样一脸疙瘩”。但她因为有钱,并不缺少应选的夫婿。她和查理结婚后,便成了管束他的主人:查理必须顺从她的心思穿衣服,照她的吩咐逼迫欠款的病人;她拆阅他的信件,隔着板壁偷听他给妇女看病。

一天,查理医生接到一封紧急的信件,要他到拜尔斗给一个富裕农民卢欧先生治病,他的一条腿摔断了。卢欧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矮胖子,他的太太二年前已去世了。家里由她的独生女爱玛料理。这是个具有浪漫气质的女孩子,面颊是玫瑰色的,头发黑油油的,在脑后挽成一个大髻,眼睛很美丽,由于睫毛的缘故,棕颜色仿佛是黑颜色,她“朝你望来,毫无顾虑,有一种天真无邪胆大的神情”。她给查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查理给卢欧诊治过后,答应他三天后再去拜访,但到第二天他就去了。此后,他一星期去两次。先后花了四十六天的时间,治好了卢欧的腿。

查理妻子同丈夫常上拜尔斗去。免不了要打听病人的底细。当她知道卢欧小姐曾受过教育,懂得跳舞、地理、素描、刺绣和弹琴时,醋劲大发。她要丈夫把手放在弥撒书上,向她发誓,今后再也不去拜尔斗了。查理唯命是听,照样做了。但不久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他妻子的财产保管人带着她的现金逃跑了。查理的父母发现媳妇一年并没有一千二百法郎的收入(她在订婚的时候撒了谎),于是跑来和她吵闹。她在一气之下,吐血死了。

卢欧老爹给查理送诊费来,当他知道查理的不幸后,便尽力安慰他,说自己也曾经历过丧偶的痛苦。他邀请查理到拜尔斗去散散心。查理去了,并且爱上了爱玛。他向卢欧老爹提亲。卢欧感到查理不是理想的女婿,不过人家说他品行端正,省吃俭用,自然也不会太计较陪嫁,便答应了。开春后,查理和爱玛按当地的风俗举行了婚礼。

    不容错过